靠摸鱼迷之成长的画手,画风经常会变,请海涵(土下座)


一篇BK

自从结婚后Bert发现结婚真的是个好事。

为啥呢?因为有婚前根本不可能有的福利呀!!比如说,你能想象Kelly挂在Bert身上撒娇的样子吗?结婚后真的实现了这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真的是让Bert各种掐脸思考是否是黄粱一梦。

啥?你不信?让被福利暴击伤害100000点血的受害者不愿透露姓名的Bert·Kelia先生来给你描述一下事情经过。

夜色很深,Bert以为自己回来的已经够晚了,结果一进屋子面对的是寂静清冷的空气整个人都有点失落。

说时候他总觉得就算是婚姻也无法绑住Kelly,因为他在她面前依然很没自信,他最大胆的大概就是实行他的计划了。

从暗恋她那刻起他就不断设计计划,用尽自己的所有智慧想尽所有可能布置出无数计划,希望她能属于自己。他可以说无论什么卑鄙手段都可以,只要能得到她。

哪怕只有人。

然后当真正在这个时候他总是不得不心慈手软,当Kelly与别的男人关系很好时,他一边嫉妒的发狂恨不得用最残忍的手段干掉那个人一边又想假如她喜欢的话她觉得幸福就好。

上帝最大的仁慈大概就是那场宴会,没有那场宴会,他大概无法更快的拉近她与他的距离。

他也想过用性,却没有什么正当理由,一个不稳他就全盘皆输。但这一次他把握准了,效果固然极好。

性,真的是一个两人之间关系的催化剂。

终于他赢了,抱得美人归。

幸福的他觉得这是场幻觉。

Kelly说的没错:“如果说你平常一直在假装镇定的话那么现在,这张面具已经掩盖不了你的恐慌了。”

他比婚前更加恐惧,恐惧他认为最坚实的关系最后也会破碎。

“你在恐慌些什么呢?”

对呀,他在害怕些什么呢。

他也说不清。他到底在害怕什么?

Bert坐在沙发上迷惘地望向落地窗。

门锁与钥匙摩擦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年轻女子挎着包带着疲倦回到了这个称之为“家”的地方。

一边失笑于说曹操就到一边眯起眼睛察觉到女子带回的不只有疲劳还有一丝酒气。

对方则是看到沙发上的他便也在他旁边坐下,似是解释:“抱歉朋友突然约我,推不掉。”

“我也没说什么。”这种时候他似乎需要质问一下那位“朋友”的性别问题,当然还有是否有动手动脚。生闷气也太幼稚,但他起码不是因为在生闷气。

“你不开心。”那双如墨般深沉得醉人的眼睛,极有东方美学韵味,似是洞悉一切的清明。这句话要把最后的“似乎”除去了。

“对,不开心。”Kelly直视Bert的双目。“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句话在他们之间都是笑话,但她只需直觉即可模糊地感知对方的情绪,也算是夫妻默契之类的?

沉默几秒,两人就对视而已。

即可互相接触的距离,Bert自然而然就偏头覆上Kelly的唇。

舌滑进口腔,不断纠缠、吸吮,一番亲热结束,两人微喘。Kelly脸几分薄红,觉得嘴里残留的酒的气味已经消散。

“我猜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了。”八成是想起了当年的那档子事。自己因为一杯果酒就把初夜倒贴给了眼前这个男人,怕是担心又是被另一个捡了便宜去。

“别先下定论。”Bert舔舔唇,酒味没那么重,应该是没喝高纯度的。心情因为之前的缠吻而稍显愉悦:“原因有很多,复杂地我自己都不知从何说。”

“那……”稍稍一丝狡猾在墨黑的眸中一闪而过。就拿酒来当挡箭牌,偶尔任性一回也无所谓吧……

细白的柔若无骨的手臂轻轻勾上Bert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胸膛,轻轻磨蹭。

这举动却如重磅炸弹在Bert脑内瞬间爆破,差点脱口而出自己的母语。

这算……撒娇??!!

对他来说这已经和勾引画上了等号。

他从小接触的酒的学习让他很清楚Kelly酒的浓度,这是不足以让她醉的,但是揭开这层真是太没情趣了,太不符合绅士风度了。

良好的教养以及本身的欲望等在内的诸多原因,引发了之后Kelly表示她选错选项了能不能读档重来的想法。

具体做了什么吗……你们都懂得…………………………

【哔————

————————————————————————————】

【好吧就是爹没脑洞了就是这样

【反正就是闲


评论

© 骆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