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摸鱼迷之成长的画手,画风经常会变,请海涵(土下座)


BKBKBK的第一次事后(๑•̀ㅂ•́)و✧

Kelly是被痛醒的, 迷迷糊糊地只是感觉痛的地方似乎有点多。 朦胧地睁开眼睛,正巧觉得脸上似乎被滴了一滴水,茫然地看向眼前的俊逸甚至还有些柔媚的脸庞,白金色的湿漉漉的头发在灯光下闪着光芒,包括他的笑容都有些刺眼。


“还痛吗?” 她茫然点头,视线逐渐清晰后她才反应到现在的情况是何其糟糕,她知道现在自己身上不着寸缕,被子还有些凌乱,并且眼前这个刚洗好澡的男人眼里的暧昧都暗示了——


她喉咙泛起一点恶心,她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好好想想,她记得她之前是去一个宴会……对,是Bert的杀青宴,然后感觉自己好像中了药……接着……是Bert带她回房间给她找解药……之后就…… 变成这种情况了么。


“抱歉啊,之前把你累坏了呢,要去洗个澡吗?”Bert直起身,笑看着Kelly漂亮锁骨上的吻痕,“换洗衣服我已经让人送来了。就在浴室里放好了。”


“嗯。”Kelly把毯子包住自己的身子,掀开被子,不出意料,一小块鲜红刺痛着她的视线和思维。



径直走向浴室,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这么冷静。 篮子里的确有干净的衣服,她只瞥一眼。


打开花洒,冲洗掉身上的浅浅汗味却冲不掉那一点一点如梅花绽放在身上的吻痕。 得到一个时间独处,她终于可以平复心中的澎湃。



她可以想象之前是与Bert在床上何其激情,也许Bert没来得及找到解药她就控制不住了,难道还要把脾气都撒到他身上?药到真是解了,解得很彻底,用的却是她认为的最下下策。 开什么玩笑?她真的没想到自己竟是这么狗血淋漓的没了初夜。


一翻混乱的好似不甘的想法在脑内翻腾,洗浴时间太长可不好,她必须安抚自己,没关系,反正逃不掉,做就做了吧,现在还计较什么处女情结,她混的可是娱乐圈!这种事多的是。没被哪个猥琐老头干了已经是万幸。


但洗浴时的自我安慰到穿衣服时就再次松动。

Bert准备的衣物还包括还有贴身衣物。


真是贴心。


推开门,那男人还没走,换上了干净的衬衫,从领口还能看见隐隐约约的抓痕,不深,浅粉色,可以知道刚经过一场畅快的性爱。


“我们倒是错过了晚宴。”Bert玩着手机游戏,已经注意到Kelly已经沐浴完毕。


Kelly深呼吸两下,肩膀有些颤抖,就算做好准备说这种话真是让她感到羞恼:“不打算对刚刚的事说点解释吗?没找到解药的缘故作为辩解也能让我好受点。” 说完她才觉得自己还是太幼稚了。


看着Bert放下手机,走到她面前,离她很近,两人都洗完不久,用的还是同一款沐浴露,一靠近就有一种契合感,但使她有些窒息。


他直视着她的眼睛,她脑中突然脱线地想祖母绿的眼睛挺好看的。


“抱歉,由于你是因为我的关系才被下药,而且我还找不到解药,所以我必须承担起你身体上和别的方面的责任。” 这个解释真是露骨地让她心中发狂。


他们就这样对视了几秒,Kelly就此作罢,大家都是成年人,何苦像不懂事的冲动少年一样纠缠不休。


穿戴整齐后清理一下床铺,毕竟这不是什么见得了人的东西。


Kelly在退房时明显感觉得到服务员小姐看他们俩的暧昧眼神。


早就被公布是情侣,虽然只是Bert的片面之词但在酒店开房,不做什么真的是说不过去,她也百口莫辩。


对此Kelly只能当做没看见,他们确实做了还有什么好辩驳的。


只要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好,这件事也终究会被忘记的。Kelly对自己说。


但殊不知,身边的某人却不这样打算,计划因这次下药而发生调整,但对目的没有任何影响。


Bert心中暗笑,似乎因为这次,他抱得美人归的愿望也不久就能达成了。


评论
热度 ( 1 )

© 骆驼 | Powered by LOFTER